女人周期 薩滿祖母 姥姥 野性母親


如同天上的月亮,新月、月盈、滿月、月缺,如同腳下的大地,萌芽、生長、收穫、死亡與重生,走過青春到凜冬,少女到姥姥,女人用28天經歷一個四季。

女人周期一直是我很有興趣的主題,而自從在構思想分享這個主題,這四個階段的女人原型就來找上我。

走到母親那段時,生產、母性、親子教養等等資訊總是出現身邊;這次的經前症候也明顯到讓我不得不去正視內在正在經歷的轉變,許久沒出現的疼痛讓我把所學的過想到的都用上一輪,從芳療到手印到花精到身體風水,疼痛過去後感激泉湧而出,也在心裡把所有老師都感謝一輪。

而前幾天清晨,姥姥出現在夢裡。

她穿著寬鬆的睡袍,笑嘻嘻地,我行我素,毫不在意別人怎麼想,臉上的表情看似沒什麼她沒經歷過的,世界攤在她面前沒什麼地方到不了,萬物映在她眼裡即化為晶瑩。

黑暗中她清了清喉嚨,看似要往我的方向吐痰,我出聲抗議,瞧見我後她開心地胡亂拍撫我的頭臉。哎喲~都這麼大啦,她說。然後拉住我的雙臂要來個正面擁抱。

擁抱時有些抗拒,但心裡隱約覺得不好好抱著她我會後悔。在我猶疑著把頭埋進去的同時發現,她的胸前像報紙般印滿新聞鉛字,一則則都是故事。

null

醒來時天色還昏暗,覺得有些惱火,心裡嘀咕沒事幹嘛吵我睡覺。翻了個身正要睡去突然意識到,她正是存在於我與每個女人之內的精神形態,那個傳說中的薩滿祖母、野性母親。

關於循環周期而與年齡無涉,姥姥是女人的內在智慧,本質中尚未馴化的真實野性。她就是她原本的樣子。回應著我的內在呼喚,她來到夢裡教導在這個轉變階段對我重要的訊息。

即使書寫的現在依然覺得奇妙而感動。如同原始部族住在森林邊界的女長者,老藥女,人們平時忘了她的存在,而在最需要時候想起還有她在。

還好有她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