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心靈風水》臣服與放下是通往美好的捷徑

已更新:11月11日



什麼時候是需要放下與臣服的時候呢?


通常一個人被提醒需要放下的時候,往往就是抓得太緊而不自知的時候。


要承認自己太執著似乎不那麼容易,我發現這有個明顯的指標可做為辨認,那就是觀察自己此刻是不是在受苦的狀態。


受苦不一定真的很痛苦,而是感到壓力沉重、沮喪、忿怒、焦慮、不安、忌妒、批判…等等這些讓人不好受的心理狀態。


有什麼方法能幫助我們釋放固執的能量狀態,不再透過記憶的遮色片,去看待此刻的生活呢?


這集podcast中我整理了四種常見的關於放下的主題,以及轉化方法。





通常一個人被提醒需要放下的時候,往往就是自己抓得太緊而不自知的時候。


放下與臣服的反面,是執著與控制。 要辨認出一個顯性控制慾強的人應該不難。


他希望事情照著計劃進行,不希望橫生枝節,發生變化。他希望凡事都照著他想要的方式做,甚至會不惜用情感勒索來控制別人。當事情不受控、不合期待的時候,就會很生氣、焦慮…


但是要發現自己的隱性控制慾,似乎不那麼容易認清。大部份的人都不覺得自己有這個狀況。或者應該說,在這個狀態中的人,大都不自覺。


要放下什麼? 我早就放下了,事情都過去了。要臣服什麼? 臣服誰? 為什麼啊,憑什麼?


我發現這有個明顯的指標可做為辨認,就是觀察自己此刻是不是在受苦的狀態。


受苦不一定真的身心很痛苦,而是感到壓力沉重、沮喪、忿怒、焦慮、不安、忌妒、批判…等等這些讓人不好受的心理狀態。


如果你在生活中會不時陷入這些狀況,我會建議你在靜心時問問自己,此刻不想面對的是什麼? 哪個回憶、過去的經驗、感情,還在陰魂不散地影響你的思考與行為?


回應前面的問題。關於臣服是要臣服什麼? 臣服誰? 又憑什麼要我臣服呢?


我會說,臣服並不是要服從於某個外在權威。一旦以為是這樣,便是把心思轉向外求,或是陷入不服氣的反抗。然而愈抗拒,愈會重複強化那個讓你不舒服的感受。


黃金世紀的臣服,是臣服於你的心。接納此刻的狀態,即使你不那麼滿意。接納你的情緒感受給你的提醒。臣服於你的內在智慧與高我,以及一切萬有的源頭。


這些,通常,大多人會選擇忽略的部份。


你不接納你的感受,你覺得怎麼可以這麼想,這樣「不好」、不靈性、不道德、不識大體、不理性、不符合理想的形象。……各種反駁。於是把情緒感受壓抑下來,不去理會。


你假裝沒聽到內在微小的聲音,不想去行動。因為那樣不安全、自找麻煩、需要面對不想面對的人事物。你選擇一再忽略這一閃而逝的靈感與直覺,找到各種反駁的理由。即使內在深處知道,或許這值得一試。


你選擇依循頭腦中的恐懼,選擇看似好走的途徑。你選擇忽視你的心,因為心沒有道理,而邏輯分析、慣例、大多數人和權威的選擇,比較可信。


這些大多人會選擇忽略的部份,其實是你的一部份。如果選擇乎略,那麼你選擇忽略的,其實是你自己。



 


今天我想舉幾個最常見的,也是每個人都需要的,關於放下的主題。或許你會從中有些共鳴,或延伸的想法。


第一個最普遍的是,放下過去的經驗。


通常痛苦的經驗比美好的經驗影響來得大,一朝被蛇咬,從此可能對蛇和草繩都有心理陰影。過去被背叛,如果在心裡還未化解,可能一路影響你對人的信任。


有些人把創傷當作護身符一樣別在身上,因為我曾經被傷害了,曾經別人對我做了過份的事,所以我現在沒辦法……,所以我才會……


如果一再把創傷做為合理化行為的藉口,不願意改變的理由,很有可能已陷入受害者思維。認為都是別人的錯,強調委屈,想讓自己值得同情,但渾然不覺,就是這種思維,把自己釘在過去,走不出去。也許以前傷害你的是別人,但持續一直在傷害你,阻礙你往前進的,是自己。


我不是不同理創傷經驗,有些經驗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穿越,但我想強調的是,過去讓我們留下傷疤的經驗中,一定有給予我們的禮物與教導。過去經驗的事件不能改變,我們能夠改變的是,現在此刻,如何去面對這個經驗,如何重新去感覺。


然而也有些創傷是無意識的,從過去世影響到現在的,因為這個經驗而形成了某種信念,因為下意識地逃避這個創傷,於是在人生每次遇到類似狀況時,總是選擇躲開,不知道為什麼,但感覺處在一個不斷繞圈的狀態。


從另一方向來說,那些我們不願意放手的,可能滿足了內在的某個需求,比如安全感,比如,如此就可以不用去面對內在的狀態,比如,想藉此去影響或控制某些人...


一旦願意面對與承認,就展開了重要的第一步。


轉化的方法來自於,你對於改變的意願。你受夠了,你願意正視它,願意重新看待,願意改變觀點,找方法幫助你放下。


願意把眼光從自己移出來,從過去的痛苦中移出來,移轉到你想建立的未來,移轉到你可以去貢獻的、服務的、表達感謝的對象。


創傷釋放與刪除信念的靈性工作,都能夠幫助我們去釋放這些固執的能量狀態。


幫助我們,不再透過記憶的遮色片,去看待此刻的生活。


 


從另一方向來說,那些我們不願意放手的,可能滿足了內在的某個需求,比如安全感,比如,如此就可以不用去面對內在的狀態,比如,想藉此去影響或想藉此去影響或控制別人...


一旦願意面對與承認,就展開了重要的第一步。


轉化的方法來自於,你對於改變的意願。你受夠了,你願意正視它,願意重新看待,願意改變觀點,找方法幫助你放下。


願意把眼光從自己移出來,從過去的痛苦中移出來,移轉到你想建立的未來,移轉到你可以去貢獻的、服務的、表達感謝的對象。


創傷釋放與刪除信念的靈性工作,都能夠幫助我們去釋放這些固執的能量狀態。幫助我們,不再透過記憶的遮色片,去看待此刻的生活。


另一方面,對於過去的成功的,美好的經驗,如果抓得太緊,也可能會讓你把這視為成功公式,不太願意冒險,久了就成為了一種慣性和限制,成為一種美化過的模版,套不進去的,都覺得不夠好。


這也引伸到第二種,放下不再適用的方式。


包括生活中許多「習以為常」與「理所當然」的想法與做法。


以前對你有益的方法,不見得現在適合你,因為環境狀況不同了,你也不同了。現在的你或許進化了,相對以往來得有力量、經驗了,適合下階段升級的挑戰了。


一直以來的思維邏輯和作法,未必在此時此刻仍適用於你。


如果內在有這樣的質疑,大家都這樣做,我也都這樣做,以前ok,別人能成,為什麼現在卻不行呢?


這便是在提醒,現在不是更努力地照原定計劃再試一次,或是研究執行細節的時候。而是回到源頭去看看,既有的模式,依然適合你現在想要的嗎?


要達到目的,有哪些不同的選擇,即使不習慣、不確定,以前沒有做過,但有可能是更適合現在的做法呢?


「已知」沒有辦法教導「未知」能夠教導你的,就像「有限」沒有辦法引導「無限」走入新的境界。






第三種是,放下偏見與批判。


某人的言行你看不順眼,你對他下了個定義,你覺得他就是怎樣怎樣的人。


但這些不順眼的原因,很有可能是,你只看到一部份的他,你只看到某個角度的他,甚至你不知道過去的他,也不知道未來的他會如何。


而你對別人的成見,到頭來是窄化你的視野,對你自己造成了更多束縛。


你的成見只反應了你自己的侷限。」這句話是某次靜心時的領悟,我很感謝這個教導。


反思這句話,讓我能夠從成見中看到自己的限制性想法。於是,每當我又發現看什麼人什麼事不順眼了,我就明白這是對我的提醒,回來看看自己,看不慣的那些,是不是也反應了對自己的批判呢?



第四種,放下別人的期待。


這個別人,通常是你愛的人。大多數的情況下,歸根究底,是你的父母對你的期待。


達不到他們的期待,也往往是你內在那個愧疚感的主因。


內在有愧疚感,會迫使你不斷地追求,但又感到空虛匱乏,疲於奔命。內在有愧疚感,會讓你受苦,你在做的時候痛苦,也就在周遭製造了更多痛苦。


想想你有類似的狀況嗎? 如果沒有,非常恭喜。如果有,該怎麼辦呢?


轉化的方法之一,就是前面談臣服中所說的,回到你自己身上,認出你對自己的期待,什麼讓你持續怦然心動?去做你自己真心喜歡的事。先去滿足你自己。



 


想要掌控的原因來自於小我的不安全感,唯有放手才能把自己交託給更大的宇宙。


觀點的轉向、創傷與信念的釋放或許並不容易,但現在正有許多方式可以提供協助與支持。不用再自己一個人摸著黑,磕磕絆絆地前進。


除了前面提到的,在《浴光之路》這個深入轉化的靈性訓練中,很重要的一個部份也就是在幫助學員們去釋放那些,此刻需要釋放與交託的綑綁。


現在的所有都來自過去的創造,而執著正是我們受苦的主因。如果你不太滿意現在的狀態,不論是收入、成就、情緒、甚至睡眠問題、代謝的問題,都建議回去尋找造成此刻這個結果的原因。這才是治本的方法,也才不辜負此刻生活給你的提醒。


記得改變的選擇權在你的手裡,而未來,正來自於你此刻的選擇。


祝福你,臣服於你的內在真實,與對自己的愛。


 

釋放固執的能量狀態,不再透過記憶的遮色片,去看待此刻的生活。


靈性諮詢與能量療育:

《創傷釋放》

《刪除信念迴圈》


黃金世紀的轉化旅程,走上你的道路:

《浴光之路》